<dfn id='qU3Fbjf0'></dfn>

        <noscript id='qU3Fbjf0'></noscript>

      1. 尊敬的用户: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,后台暂时无法访问,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,敬请谅解。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~
        信息加载中...
        首页 | 我的文章 | 读书笔记 | 邦天曰记 | 邦天作文 | wei xin好友文章
        正文

        另起一行:胡子宏生命日记(38):这样的坚强以前想不到

        另起一行:胡子宏生命日记(38):

        这样的坚强以前想不到

        一、“你的病有救啦”

        下午,五点多,体力正好,躺在床上聊wēi信。这时候,有人加我,申请语是:你的病有救啦,请快加我。我有些疑惑,莫非遇到了一个高明的医生,或者又是让我信奉什么的吗?

        我通过了他的好友申请,他上来没有介绍自己是谁,是做什么的,先是问我最近怎么样,在哪里。我说在北京肿瘤医院治疗。他似乎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,问我,你的病有救了,周六,你能不能去天津一趟?

        扯淡,我在北京住院正在治疗,我去天津做什么?对方告诉我,天津有一种微创分子手术,可以根治你的病,还是什么纯中医,你没有做手术吧?

        我听了有些恼怒,娘的,又是一个不懂行的。我的病我最清楚,不需要手术,也不需要频繁化疗。你给我提的是什么建议啊。接着,我就说了几句不礼貌的话,然后拉黑了他。

        忍心隔肚皮,不知道这哥们是什么用心。如果是关怀我的话,至少,你也得弄清楚我是什么病,常规的治疗是什么吧?或者,至少你要清清楚楚地讲明白你的治疗方法是什么吧?什么微创分子,还是中医的范畴,这不是明显地唬人吗?你自己都弄不清楚,大约是看了某个资料,觉得言之有理,就迫不及待地来给我推荐。你这不是扰乱我的心情,影响我的治疗吗?

        20多天前,我正准备住院的时候,有位女士千里迢迢地来北京找到了我。她得知我的病情后,劝我不要放疗和化疗,用增强免疫力的生物疗法(大意如此)。可是,具体是什么治疗方法呢?她也说不清楚。我有些诧异,譬如,你给我推荐治疗方法,你要告诉我,治疗的原理是什么,喝什么药,疗效如何,花费多少。可是,她什么都说不明白,硬是建议我放弃眼前的方案。这对我来说,这不是忽悠我吗?

        为了让我相信她的方法,这位女士放到我这里4本书。我读了,都是外国人讲癌症治疗的,跟她介绍的办法不搭界。于是,我就删除了她的wēi信号。不久,这位女士发了短信说:您真正感谢的,是那些给您捐款捐物的人,而并没有意识到这些书籍是给您一线生机,不过,这都是您自己的选择,向死或者向生,与旁人无关,只是可惜了那几本书,请您寄还给我。瞧,按照这位女士的话,那些书能给我一线生机,别的办法就没有一线生机了?可是,你跟我面对面,连你的治疗办法都交代不清楚,凭什么相信你?真是胡扯淡,我怎么敢拿自己的生命听从你的忽悠呢?

        更有胆大的人,他加了我的好友,对我说,我有办法治疗你的病。我说,你有什么办法?他说,你回来再说,我保管药到病除。靠,你把我的病当成了跌打损伤,糊上膏药就奏效了吗?

        还有一些人提建议,譬如运动疗法、念佛疗法、甩手疗法、食用菌疗法等等,我说目前不考虑。对方就露出不快的样子,似乎他的办法能治百病,不听他的,似乎就是自找绝路。

        在此奉劝各位,若非你也有亲身经历的治疗,请不要心血来潮地提建议。因为,你几秒内想到的,我自己和患者们的交流中,早就想到了。

        (二)睡一觉多么享福

        今天周四,要去医院的门诊病房输泰欣生。昨晚睡得马马虎虎,似乎是12点前后睡的,但是中间睡睡醒醒,总是觉得睡不踏实。早上4点多又醒了,然后又是睡不着。玩手机看节目,也是看得一半清醒一半睡。7点,夫人做饭喂我,8点出发去医院。

        今天的输液比较顺利,一位姓单的护士,输液时一针见血。往屁股上注射抗过敏的药,也不觉得怎么疼。但是,输液的两个小时,我一直在困。我斜躺在座位上,右手托着头,不知不觉睡着了。睡了一会儿,然后又醒来,换了个姿势,继续睡。睡觉是消磨时间的好办法。譬如,我坐长途车或者火车,最喜欢睡觉,因为睡着了就不觉得时间难熬了。

        有困意,就说明身体没有力气。今天从早上开始,就觉得浑身无力。在医院里闻到一些有刺激性的气味,就觉得想吐。有时候,本来睡得正好,夫人的声音又把我弄醒。上午正睡得踏实,夫人在动我的输液器,轻微的动静,就把我弄醒了。

        大约在10点40前,我今天的输液任务就完成了;购,除了身体没有力量,一切算是正常。我输液的时候,还有个加9床的大姐,看上去像个很端正的文化女士,输入的是甘露醇。这种药对血管的刺激很大,大姐呻吟着,甚至传过来哭声。真的难为这位大姐了,我默默地投去同情的目光,但是,没有谁能代替她的痛苦。所谓坚强,不是不惧怕任何的疼痛,而是能坚韧不拔地抗住而已。

        在走廊里,我见到体重秤。我站上去,85公斤。7月初住院的时候,我的90公斤。这个月,我掉了10斤肉。难怪身体没劲的时候,走路也那么轻快。未来一个月,我大约还要掉20斤肉。没办法,这就是治疗的残酷。不过,体重减轻了,血压和血糖开始降低了。今天的血糖是131—80,是个不错的指标。

        11点多,回到住处,我迫不及待地躺在床上。开空调吧,我又怕风,不开空调,我又在出汗。无奈,打开空调,调到最高的温度,自动运行。夫人在外面买了不少东西,见我躺着,就嚷嚷着要我吃东西。我浑身无力,坚决地拒绝了。然后就躺着睡啊睡啊,睡到两点多,其间还梦到了小儿子。看来是想我家胡小鸿了。

        三、夫人的填鸭式喂养

        夫人对我进行了法西斯式的统治。我们俩的对抗,自从我口腔开始溃疡后,就源源不断,针尖对麦芒。当然,多数是我失败。

        今天早上7点,夫人就喂食。她根本不按规则出牌,弄得我经常发脾气。她先是喂了我两个沏鸡蛋,要知道,我真的闻不惯开水沏鸡蛋的腥味 ,但是,她要求我每天必须保证俩鸡蛋,不能吃就没法保命了。无奈,强忍着喝吧;粕囊禾,被夫人用针管从饭碗里抽出来,然后“嗞”地喷到我的喉咙。我使劲咽,但是她动作麻利,往往也不给我喘息的机会。我好几次对她含混地说,我还没张嘴呢,不要喂了。

        灌了我俩鸡蛋后,又灌了我一碗粥。一直灌得我的肚子咕噜噜地叫,这是肠子在蠕动。

        从医院回来,美美地睡了一觉,醒来就是2点多了。其间,夫人来看过我几次,我就似乎听到了。我就知道,这人又想灌我东西吃。唉,早晚会醒,躲是躲不过去的。我醒来了,夫人也来了,马上对我说,吃东西吧。

        唉,我又如死鱼状躺着任凭她灌我东西。先是灌了一碗燕麦粥,是夫人用骨头汤做的。她把骨头炖汤,然后再冲燕麦,反正我早已尝不出味道了。燕麦粥是有颗粒的,咽下的时候对喉咙有摩擦。面对夫人的威严,也顾不上很多了,慢慢滴咽就是了:攘搜嗦笾,夫人还不罢休,还有一碗蛋bái粉呢,端过来,继续填鸭式地喂我。无奈,又被灌下一碗蛋bái粉。

        两碗粥,吃了要半个小时吧。我想该躺一会,看看能不能继续睡一会。哪知道,夫人又抱着一块西瓜,用勺子挖着喂我。西瓜在口边,不吃显得多不尊重人家啊。那就吃吧。西瓜在是口里,品尝不出任何的味道。夫人说是甜的,我只觉得凉:貌蝗菀壮粤宋鞴,夫人又搬来一块木瓜,据她说也是甜的厉害,但是我品尝不出来。就这样,夫人又让我吃了两块瓜。

        其间,还有个小插曲。夫人本来用针管抽着流食喂我,哪知道,她用力过大,不小心抽断了。没有针管,晚上的饭怎么办,用勺子吃,嘴巴会增加一分疼痛。我联系妹妹,妹妹身体不舒服没上班。联系大儿子,估计小子没看wēi信。正在唏嘘叹气的时候,夫人满脸轻松地对我说,嘿,我翻了包包,还有俩呢。这一下,晚上又可以用针管吃饭了。

        为了战胜病魔,忍疼咽下每一口食物,忍着恶心奔波着前往医院。这样的坚强以前想不到,因为,健康人在日常生活中不会有这样痛苦的感觉。可是,很多健康人,未必珍惜健康,很多恶劣的生活习惯依然笼罩着他们。

        这就是我很普通的一天的生活。走路、输液、吃饭,在健康人看来,那么简单,对我而言,则是一项巨大的工程。这样的折磨,对于一个癌症患者而言,仅仅是困难的开始。对于健康人而言,想想我一天的生活,所有的困难和烦恼,其实都算不上什么考验。如果你没有得病,请珍惜眼前的生活,感恩自己还拥有通畅的呼吸和轻快的身体,感恩自己的胃口不错,吃得下粗茶淡饭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原创:胡子宏   胡说  2016/8/11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
            发布于2018年11月23日 21:18 | 评论数(0) 阅读数(122)

        上一篇:另起一行:胡子宏生命日记(37)另起一行:胡子宏生命日记(37)理尽三千烦恼丝

        下一篇:已经是最后一篇啦!

        评论

        暂无评论

        发表评论  登录










        版权所有 © 2018 Ci123.com 育儿博客 向婆婆爷爷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